蹲不到小燕,蹲到了糊糊神的花蘿

【剑叁 / 花羊花】缘。难解 (另外一种结局)

*在正文写完好久之后又突如其来写的另外一种结局

*算是BE,算是BE,算是BE,很重要说三次

*不接受谈人生及寄刀片,请用悬赏代替仇杀

*湾家CWT43还会有书!量足! 

*以下正文,求评论聊个天#可怜


 ================================


李仲凌这一辈子最没办法忘记的,就是白云卿在他面前倒下的瞬间。

 

又再一次回到长安,距离上次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都长了点白发你说是不是?」

李仲凌早就习惯了再没有人会响应他说的话,时隔多年再次踏进长安这个地方,又让他想起当年的事。

 

想起当年自己被坑了而被狼牙军包围、想起白云卿带了一群人来支持却又为了救自己被偷袭的狼牙精锐重伤。

『大夫呢?你们都是庸医吗?』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人气息越来越微弱,而眼前的大夫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李仲凌就觉得愤怒,『我们回万花。』

『呵……』虽然早就止住了血,但那该死的狼牙兵的武器上似乎是涂了毒,即使死也要一并带走所有人的概念。

『笑什么笑!还能笑就自己上春泥,我的山河在刚刚用掉了现在没得用。』

『就算能用……也毫无、用处……』除非那个镇山河能跟着他们俩移动。

『闭嘴!』跟车夫借了一匹马骑回万花谷,对于白云卿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这点李仲凌简直哭笑不得。

不想他再流失体力,却又不愿他不说话,『算我求你了……千万别睡着……』

李仲凌能感觉到怀里被他紧紧抱着的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云卿我求你、别睡……我们就快到了……』

 

命运就像是要跟他们俩作对似的,李仲凌还没带着人回到万花谷,白云卿就没机会再多说什么,直接陷入昏迷。

白云卿头一歪直接靠在李仲凌胸口的瞬间他也忘不了。

 

 

 

「这位小哥,你要乘车吗?」

车夫的声音把不小心沉浸在回忆中的李仲凌给拉了回来,「啊好,麻烦你。」这也是他不怎么乐意再回到长安的原因。

即使战争早已过去、长安也正在重建,并非当时的断垣残壁,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起那些陈年旧事啊……

「说什么麻烦!是说能好奇问一下你背上这人是?」

「他是我生命中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简单的一句话把车夫的问题回答了,让白云卿靠着自己的肩,左手用力环住他的腰将人抱好,确定他不会滑下去之后再请车夫将他们俩载到附近的客栈。

到了客栈跟小二要了个单间,李仲凌安顿好之后坐在床边握着床上那人的手,轻轻地喊了他的名,「云卿。」

这是他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养成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安敦好后就会握住白云卿的手,一点一滴地告诉他今天发生了什么。

「还记得追风大哥吗?在洛道遇见的那个人。」

当年的他并不懂得为什么慕容追风在几乎没有解药的情况下还坚持背着慕容夫人杀尽天下的尸人,明明可以像杀死无常鬼那样地杀死慕容夫人,为什么他不愿意?

现在的他,懂了。

背着白云卿走遍天下的他没有被少问过为何背上非得背着一个拖油瓶不可?他的答案很简单,『白云卿的想走的、想看的天下就是我李仲凌要带他去的。』

所以为什么不放下他?怎么可能放下他。

李仲凌意识到的时候,他早已经深深爱上这个男人。

这个像大哥哥一样领着自己、保护着不让自己受到丝毫伤害的男人。

 

「云卿你知道吗,我至今仍存有意思你会醒来的念头……」

当落星湖的裴元说白云卿这一生大概不会有醒来的机会时,李仲凌先是愣了一会儿、而后突然其来的大笑让在场其余的万花弟子有一种眼前仙风道骨的道长似乎会一念成魔的错觉。

『既然如此,便由我带他走尽这天下路。』他们两人当初订下的约定就由他继续完成。

他们花了许多时间把白云卿体内的毒彻底拔除、又花了更多时间走遍全天下的路,最后回到当初一切的源头——长安。

 

「我走回来了,可你却再也回不来了……」


评论
热度(4)

我是天羽,灣家人,同人寫手+Coser

雜食派,在CP上面沒有雷OwO>
以全職高手延伸同人文以及Cos照為主

一入劍三深似海,從此更新是路人(!
剛看完瑯琊榜準備二刷←

文章標題都會打上CP,請自行避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