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不到小燕,蹲到了糊糊神的花蘿

【剑叁 / 花羊花】缘。难解 8 (正文完)

*正文系列最后一篇,原本以为会写更长然后窗本,最后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明天会更另外一种结局,不过是BE(马上被人剑合一(不人家道长是气纯

*湾家CWT43还会有书!量足! 

*以下正文,求评论聊个天#可怜

 ================================

「所以你就放着他在军营里头乱跑?」李敬看着那个身体好了后就被白云卿派去四处采药的人,被点了名的万花弟子挑挑眉,眼神没离开过面前的伤者,随口说了句有什么不可以,「罢了罢了你高兴就好,能多个人帮把手也是好事。」知道怎么也说不过自己那个要是认真起来堪比三寸不烂之舌的好友,咱们天策府李大将军也就干脆随他去。

 

某日,白云卿拉着人说要去远一点的地方采药,原本李敬还想找几个自己信得过的人陪他去,不过白云卿说了句不用就转身走了。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还在树林里头,要毁尸灭迹对他来说简直分分钟的事,看着眼前那人自顾自地采药,完全不害怕的模样,不知为何就是有一股气憋在心头不得出的感觉。

「你有什么理由要杀我?」连头也没抬,白云卿往前走了几步继续自己的工作,「与其想那些杀来杀去的事还不如帮我多采点药,药草还缺呢。」

「哦。」想想对方说的话其实也没什么不对,自己确实是没什么理由杀他,而营里也的确缺药草,白云卿带着自己来这儿就是要采药的,乖乖应了声后也跟着采起了药,两人各做各的事,谁也没开口倒也相安无事,只是等到白云卿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时候稍嫌晚了点,他没料到那人对他有一瞬间是真动了杀念的。

不能被近身!白云卿察觉到一丝杀气的同时就先定了他的身,再一个太阴指转身蹑云拉开距离,看能遛他多久是多久了……「当初真该跟师父请教一下在野外被人追杀时该怎么逃才对……」

 

两人在树林里头你追我跑了好一阵子,就在要被追上的同时,白云卿发现对方的脚底出现了一个缓速的气场,再定他一次身后忍不住嘀咕:「还是被找到了。」亏他躲了一个多月!

「本来还想看你能撑多久呢。」李仲凌从树上跳了下来挡在白云卿前面,「二打一,来么?」

那人看到对面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后也停下动作,觉得自己又被这个面带微笑的黑心大夫给骗了,「……预谋?」

白云卿摇头表示自己才不知道这家伙竟然追到这里来了,「不过你竟然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露出一个比往常还要灿烂好几倍的笑,懂的人就知道眼前的万花弟子平时虽然都是一副笑嘻嘻、好像什么也无所谓的样子,但他只要一露出这样的笑容就是他生气了,还是非常生气的那种。

最后当然是以那人被揍得鼻青脸肿、还断了一条腿做为一个完美的句点。

 

「你没想杀我吧?」让李仲凌拖着那人,白云卿背着两个竹篓回营地的路上这么问,「不然你早就可以杀掉我了不是么?」

「只是伤还没好全而已。」被人拖在地上走他的屁股都痛了!「为什么要拖着我走!我又不是断了两条腿!」

「你要单脚跳着回去把你另一只腿给跳断了我也无所谓。」白云卿耸耸肩表示不甘我的事我肩上还有两个竹篓呢,「我方才也问过仲凌了,他不愿意扛你。」

天啊他这都是遇上什么样的人了!斩不断的孽缘么!刺杀不成还反驳无能最后只能被拖着走回营地,还能不能再惨一点!

 

这三人回到营地后齐齐获得所有人脸上一个大写的惊讶。

至于惊讶什么呢……「我说云卿你不就是出个门采药怎么还能搞成这样?你是学丐帮的双人轻功不成反而把人摔断腿了是吧?至于这个纯阳的……就是你一直在躲的那个小伙子?」

也只有咱们李大将军敢这样对他的好友说话了,虽然白云卿在听完他的话后立刻就说了句「你这狗嘴还真吐不出象牙。」来堵住他的嘴,但刚才的话一字不漏地都让李仲凌听去了,不过他也就挑挑眉,没有说话。

 

把采来的药草分门别类放好、也把那人的断腿固定好后,白云卿端着两碗饭跑到李仲凌身边坐下,「这碗给你的。」

接过了白云卿手上那碗饭,李仲凌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就是拗不过眼前这个人……「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白云卿低着头默默扒饭,想了好久才挤出一句抱歉。

「你行走江湖济世救人是好事,为什么要跟我道歉?」李仲凌不动声色地吃着碗里的饭,他想听的道歉不是这个。

「让你担心了,抱歉。」好歹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白云卿又怎会不知道对方想听的道歉是什么,「我也曾想过,要是换做你写了一封信就打算一去不回,我也会冲上华山只为拦住你。」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白云卿比自己要年长两岁,李仲凌一直都没质疑过他所做的任何一个决定,唯独这次的事情让他感到害怕,他怕在这乱世中的一别,便是天人永隔。

在树林里头也是,虽然他好像并不担心白云卿会无法躲开那人的攻击,但他也是害怕万一有什么意外他会来不及救他,才会在那人脚底插了一个生太极,让白云卿有机会再定他一次身,「我说过会保护你的!」

「我知道。」白云卿握住了眼前人因激动而握紧的拳头,「我一直都记得。」只是乱世烽烟,要是他日遇上了什么事是白云卿也无法救下他的又该怎么办,「一如你所担心我的,要是你受伤了,我会心疼。」

 

「答应我,去哪都要带上我。」就算要被人笑说是小跟屁虫也无所谓,李仲凌就是不想要白云卿身处在自己未知的地方。

「好,过阵子这里稳定了我就要到长安去,一块走吧。」既然甩也甩不掉,只好带着这块小橡皮糖一起走了。

 

对白云卿而言,即便是化作春泥也要护他,那离经易道只为一人又有何妨?

如同李仲凌所想,只愿为那墨色身影落下山河,护他一人生死。

 

-全文完。

 


评论
热度(4)

我是天羽,灣家人,同人寫手+Coser

雜食派,在CP上面沒有雷OwO>
以全職高手延伸同人文以及Cos照為主

一入劍三深似海,從此更新是路人(!
剛看完瑯琊榜準備二刷←

文章標題都會打上CP,請自行避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