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不到小燕,蹲到了糊糊神的花蘿

【剑叁 / 花羊花】缘。难解 7

*其实这篇是正文倒数第二篇了XD

*番外就不放进来了XD不过有这两个家伙的小段子还是会放的!

*湾家CWT43还会有书!量足! 

*以下正文,求评论聊个天#可怜

 ================================

7、

把人带到军医那里后,李敬就接到了部下报告有个人鬼鬼祟祟地想从营地附近的小树林离开,赞叹了白云卿的聪明机智后就带着几个人去把他给抓回来问话,只可惜,不管他怎么问就是问不出来,软硬都不吃的人最难搞了。

 

「你找到办法解毒没啊那家伙的嘴超硬我问不出来。」李敬急急火火地冲进军医在的那个营账里头,来不及看到白云卿的脸就被他一个芙蓉并蒂定在原地附带一个小声嘀咕的吵死了。

「你就跟他说吧,反正他不说被你抓在手上到头来也是一死,说了我还可以想办法救他,那种暗杀组织一定会在他身上下什么莫名其妙的毒,想要活命的话还是从实招来吧。」白云卿想了几秒又微笑着补上一句:「不过他要是不说也没关系,我跟军医已经快讨论出结果了。」

药王的得意门生果然不是说假的……看着白云卿自信的微笑,一旁的军医深深感觉到这个人来之后他们的进度加快了不只一点半点,许多他们没看过的症状都能被白云卿一一问出来、进而找出解决的方法。

目送着几秒后被解除锁足的将军大人离开营账,白云卿继续和军医讨论自己所想的,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讨论,最终定下了几种毒性搭配的解毒方法,「那我们便试试看吧。」从自己的医箱里拿出针,「方才各位也提过施针是有效的,不如我们分头进行,一部份人煎药一部份人施针?」

几个人点了头后就自行分配要做的事,本来聚在一起的人瞬间分成两边,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等下一次李敬又闯进来时,白云卿刚好放下喂药的汤碗,一个眼神过去就是问他有没有问出解毒的方法,下一秒一个瓷瓶就被扔了过来,「他说这可解其中一种会让人全身颤抖的毒。」

白云卿接过瓷瓶打开来倒出一颗药丸,让所有的军医都看过、确认过不是毒药后才交给其中一名军医,表示等这次汤药的药力过去之后再让中此毒的人吃一颗,若是不相信这解药用他们讨论出来的方子亦可,治疗成效会稍微慢了点就是,「其他的呢?」

「他说要你先替他解毒才会把剩下的给我。」

白云卿冷笑一声,看来是个聪明人,「那我可要去会会这个人了。」

 

跟着李敬走到别的营账,看见了一个全身是伤、看起来就是被严刑逼问过的人,白云卿露出了微笑后开口:「要解毒可以,但你总是要告诉我你中的是什么毒,我总不可能凭空猜出来吧?」

那人像是觉得自己遇到了白痴,但碍于他又说可以替自己解毒,看服饰是万花谷的应该不会欺骗自己,「……断魂散。」

只听眼前的人喔了一声就从身旁的药箱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瓷瓶,「这个是我从古书上看到的做法改良的,一颗药可挡你一个月的毒性,待你把所有的解药都交给李大将军后我自会帮你把毒连根拔除。」

「你能解?」

「为什么不能?」这次换白云卿一脸像是看笨蛋一样盯着眼前的人,「既然我有把握我这药能压你体内的毒性一个月,那就有办法帮你解毒,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断魂散本就是让人断命散魂,你必须全程配合我才能保住这条命,我当然也会竭尽所能地护住你的心脉。」说到这里时白云卿已经没了先前的笑意,这件事做起来不难却要非常谨慎,一个不注意眼前这个人可是会送了命的。

「我也只能相信你?」那人犹豫了许久才挤出这么一个问句,白云卿点点头,「……军营外往北走的第三棵树下,黑色瓶子是解六脉虚浮之症、红色瓶子是解病人昏迷不醒的症状。」

确定真的如他所说在树下找到了两瓶解药后,白云卿另外拿了一瓶药酒给他要他回去自己推推,「等你身上的伤养好了我再替你解毒。」

 

白云卿没有食言,当那人再次掀开自己所在的帐篷后他便着手准备替他解毒,恰巧天策府的军医也在,虽然对要医治这人也是有所抗拒,但在白云卿的恳求之下也是愿意帮助一二的。

「你先把这护心丹吃了,待会我会一边替你放血一边请人传输真气,流失的血不必担心,用万花谷的太素九针便可以补上,准备好了?」

把李敬也找来帮忙,他的工作当然是负责输送真气的那个,当李敬运输的真气进入那人体内后放出来的血几乎都是黑色的毒血,偶尔那人还会因为体内两种气息相冲而吐血,放出来的血盛在瓷碗内一碗碗轮番被人拿去处理,白云卿则是交互刷着提针与长针补足他流失的血液,过了几个时辰放出的血总算慢慢变成鲜艳的红色,看见这颜色的白云卿才松了口气,示意李敬可以慢慢减少运气,自己也先把他放血的伤口治好了才停下来。

「原来你打的是换血的主意。」李敬觉得这么一耗简直要把他多年来的修为给消耗殆尽,「这毒就没其他方法能解吗?」

听见问题的白云卿摇头,「不是没有,这个比较快。」

即便是吃了护心丹的那人在他这样的折腾下也是受不住,当白云卿停下替他刷血的动作后他也昏了过去,看那人昏过去后李敬也疑惑了,「你们万花谷不是有一个什么护什么的可以抵减伤害吗?这样你的负担也没那么大。」

「春泥护花?」白云卿一边观察着那人的气息一边把药草磨碎了放进药炉里,听到李敬的问题笑了笑,「给了他也是会晕倒的,才不给他呢。」

既能替人抵减掉大量的伤害,又怎会轻易交给他人。

 

在白云卿的心中,能够让他使出春泥护花护他生死的人,也就仅只一人而已。


评论
热度(2)

我是天羽,灣家人,同人寫手+Coser

雜食派,在CP上面沒有雷OwO>
以全職高手延伸同人文以及Cos照為主

一入劍三深似海,從此更新是路人(!
剛看完瑯琊榜準備二刷←

文章標題都會打上CP,請自行避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