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不到小燕,蹲到了糊糊神的花蘿

【剑叁 / 花羊花】缘。难解 6

*今天忙一下就忘记要更QQ所以直接更两篇!!!

*CWT43还会有书!量足! 

*以下正文,求评论拜托大家跟我聊个天#可怜

================================

6、

当帐篷外的兵士通报有个自称白云卿的万花弟子前来求见,刚回到自己营账的李敬便要人快快将他请进来。

「云卿,你来了。」

「你这么急着喊我来,我还以为这里状况多惨烈呢,看起来还好啊。」打自己进营地以来似乎也没出什么大事,应该用不着自己出马光是军医就能搞定了,见好友露出笑容忍不住调侃他。

「你听见风声没?」看见白云卿眼底的疑惑就知道他的师妹从那次意外后肯定没再告诉他,或许是故意不跟他说的?「纯阳宫的那小子,听说在你离谷之后就紧追上来了。」

虽然是早有预料的事,但白云卿没想到会是从眼前这人嘴里听见的消息,连师妹跟师父都帮着他瞒我么?「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件事?」

李敬露出了俏皮的笑容,「因为底下的将士前阵子打下了一只鸽子,似乎就是要传信给你的信鸽。」说完这话的他完全没发现白云卿抽动的嘴角还继续说下去,「不过我想他应该没那么快找到你所以就没在信里告诉你、唔哈哈哈——」

这种事还笑得出来,那就干脆让你笑个够!白云卿眼捷手快地点了李敬的笑穴,一时间帐篷内都是他的笑声,还让外头的人纷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云卿也一一回复你们将军刚才撞到脑袋了,过阵子就好,别进来别进来我可是大夫他能出什么乱子?

守在外头的人脑中都浮现了一句话,刚才就跟将军说过别惹万花谷的人了……外头不是都传言万花谷切开来连里头都是黑的么!

不过他们将军也是仗着那是自己好友才会这样做的吧?那个大夫应该不至于让将军笑到断气才是……

 

白云卿直到李敬笑倒在地上双手合十求饶才解了他点的穴,「下次还这般不正经么?」从炉上把刚泡好的茶递过去让他润润喉,「师妹那封信可还有说什么?」

「有有有!」李敬现在可是什么事都不敢瞒着白云卿,「信中还提到那个纯阳的小伙子似乎答应了你师父会好好照顾你,你说你这个师父是不是把你给嫁了?」

白云卿听到最后那句话马上举起手,吓得李敬连忙往后跳了几步,见了李敬那反应白云卿只觉得有趣,嘀咕一句不正经后就没有更多动作了,但这人找自己来难道就是为了这点小事么?

把自己的疑问明明白白地告诉李敬后,那个从自己一进来就没正经过的天策将领才收起了笑容,「最近军营里头似乎被人下了毒,但还不清楚到底用的是何种毒药。」

「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用力拍了下桌子,白云卿相当气恼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竟然到现在才被告知,「连军医都查不出来?」

摇头,「并非查不出症状,而是这症状太过诡异了,且每个人的症状都大不相同,完全无法得知到底是从哪被下的毒。」

一一将中毒之人的症状说给白云卿听,听完后白云卿只觉得这些症状好像在哪里有看过,一时间没办法想起来,既然想不起来只能试图寻找下毒之人了。

 

「试药么……」白云卿低声说了自己的推测,既然并非营中所有人都中毒、每个中毒者的症状又大不相同,除了猜测对方是来试毒之外别无他法,「最近是否有生面孔?最好是事情发生前几天才被派到这里来的。」

「有是有,但你这样可是在怀疑我天策儿女中有背叛者?」

「眼下的情况你不得不怀疑,要是他们将来在此地混熟了,要用药放倒、甚至是杀了你们完全是易如反掌的事。」

李敬原先是想过要怀疑的,最后又想着大家都是天策府中人,想必都是要共同抵御外侮才没深入追查,但白云卿这番话又不是没有道理……「我单独找他们进来便是。」

 

「你们可有听说过,九阴三劫散这种毒?」在李敬把人找进来之前,白云卿细细思索了看过的书典、碰过的症状,终于想起了之前被师父派去大漠时从长歌门弟子那里看过的医书,似乎有几种和现在遇到的病征相似,「以及七心海棠之毒、还有金蚕蛊?」

眼前的几人听完白云卿的话后都整齐划一地摇头,李敬也朝他这个友人投出疑惑的眼神,「那没事了,谢谢你们的配合。」白云卿最后用一个微笑结束了这一场问话。

看着他们都离开的李敬拉了拉白云卿的衣袖,「你到底卖什么关子?」

白云卿只是笑笑,「再过不久你就会看到有人借口离开营地了。」面对李敬依旧不明所以的脸,他只好把答案告诉自己那个除了领兵打仗之外其他能力值都没什么点的好友,「他们既已知道我找出了那些毒,再不跑是等着我告诉你是谁然后被抓来问罪么?」话说完便抛下一句「我去找军医啦你自己留意谁要跑了记得抓起来。」就走出帐篷,走没几步又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军医跟那些中毒的人在哪,只好再走回来请他们的李大将军带他过去。


评论(4)
热度(2)

我是天羽,灣家人,同人寫手+Coser

雜食派,在CP上面沒有雷OwO>
以全職高手延伸同人文以及Cos照為主

一入劍三深似海,從此更新是路人(!
剛看完瑯琊榜準備二刷←

文章標題都會打上CP,請自行避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