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不到小燕,蹲到了糊糊神的花蘿

【剑三 / 花羊花 / 书信】

人生中第一篇剑三文,CP为花羊花,不适者请绕道><

信件格式大概是错的还请轻鞭QAQ

 

人物小简介

白云卿:主修离经偶尔转花间的花哥

李仲凌:气纯道长


==========================


展信佳:

仲凌,又到了这个时节,近日天气多变,不知你身体是否安好?我请小师妹替我帮你把药草带去,按我之前所说的煎煮即可。

药汤记得趁热喝,放凉了就没效果了

                                      云卿

 

「可你还是亲自来了。」感觉到有人从自己背后靠近,随着来人靠近带来的药草香味李仲凌的笑容也越发灿烂,「云卿,我真有那么病弱?」

「那倒不是。」就像自己家一样熟门熟路地往里头走,白云卿生火、煎药的动作既流畅又好看,每每都让李仲凌舍不得移开视线,「只是担心某个不听话的人又不肯好好喝药,要是换成晴儿来你肯定又要打发她。」对于在自己背后的人白云卿可说是了如指掌,偷偷把药汤倒掉这件事早就是家常便饭,真不知道外表那样既严肃又生人勿近的道长究竟为什么这么害怕喝那一碗小小的药汤。

 

看着眼前黑压压的药汤李仲凌第一千零一次思考如果和白云卿打一架有没有机会把那碗药拿去倒掉。

「少动些花花心思,你要是没把药汤喝了我明天就改一个方子,肯定比你眼前这碗还要苦。」身为深知眼前人性子的白云卿单手撑着下巴,眼神紧盯李仲凌不放,神农要是知道这家伙浪费了多少药材肯定从地底下爬起来剥了他拿去入药,喔这样神农就变成了天一教……还是别吧。

 

「不如这样,我们切磋一场,你赢了我就乖乖喝药,你输了我就不喝,如何?」

唉……果然一日不挣扎就不是李仲凌……白云卿叹了口气后站起身,把腰间的笔拿起来朝着李仲凌比划比划,「这可是你自找的。」

待白云卿说完话后李仲凌才发现自己动弹不得,除了嘴依旧可以说话,「我说云卿啊……等等你这么靠近做什么?」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李仲凌就觉得有个软软的东西贴上自己的唇,随后苦苦的药汤就顺着这个动作入了自己的口。

就着这样的姿势把一碗汤药喂完白云卿才解了他的定身,「我马上就去改方子。」话一说完白云卿就从包裹中拿出了纸笔开始修改原先的药方,一边估量着纯阳这儿有没有自己想要的药材一边做修改,改完之后还不忘冲着李仲凌笑了笑,「明儿个改喝另外一帖药啊道长。」

 

只是身为纯阳宫既高冷又严肃的道长李仲凌完全没把白云卿的话听进去,又或者该说,他还没从刚才的震撼回过神来。

伸手摸摸自己的嘴唇,药汤的味道还留着,刚刚和白云卿双唇贴合的感觉也还在,温温热热又软软的。

如果他每天都用这种方式喂药,乖乖把那碗黑压压又苦得不得了的汤药喝了也并无不可……

 

—木有啦ヽ(°▽°)ノ


评论

我是天羽,灣家人,同人寫手+Coser

雜食派,在CP上面沒有雷OwO>
以全職高手延伸同人文以及Cos照為主

一入劍三深似海,從此更新是路人(!
剛看完瑯琊榜準備二刷←

文章標題都會打上CP,請自行避雷